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迷踪:畅销小说技巧小课堂

深度阅读,易读写作,畅销研究,书籍编辑,受众体验,实用教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每周一评】谢谢Sharemj 小朋友的献身示范O(∩_∩)O~  

2010-01-16 00:24:00|  分类: ·小说写作指南·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活动介绍】

每周一评~欢迎大家把自己的文章发到我信箱mizongzxz@163.com

标题请注明:【豆瓣】。

我会每周挑一篇具体说明文章的优缺点和修改方向,以及适合发表的媒体或者投稿资讯~

注意:接受作品为长篇小说的开头3万字+情节大纲。


另:由于工作繁忙,看稿量很大,未能获得这个每周名额的求评信只好简单回复,见谅。

 

【原文简介】

         失忆的亚洲黑手党少女+曾经的青梅竹马+意大利美裔黑手党教父+……+……+…………=不一样的“越狱式”爱情。

  我会一直默默看着你,在很小的时候,她曾在心底对一个人默默说过这句话,即使那时的她就知道这话有多愚蠢。

她的名字叫做于是,很简单又容易记住的名字,却没有一个人能记得住,所以她有了一个名叫71的代号。念起来很简单,就是两个阿拉伯数字的简单组合,“七、一”。

她会默默做好每一件事的,因为这些都是她自愿的。

她一心想要付出的人,是笑谈一切的王者,其实她很早以前就知道了自己的一厢情愿是多余的,就像她的名字。

掌握一切的他,可以玩弄着一切。即使得到了全世界,对他来说那颗心让是空空如也,所以他的世界永远都是空虚的,游戏也是永无止境的。

他喜欢略带微甜的血腥味,他喜欢死亡的快感,他喜欢这一切都是游戏。

然而,他厌恶有人来打破这场游戏……

然而,一切却不能如他所愿……

两个他同时来到她面前,还有那个一直默默守候着的他,她又会做出怎样的抉择呢?

我们的爱情注定是用失败那方的鲜血灌注出的曼陀罗花。

妖艳而美丽……

一切真相的背后,又是一个崭新的开始。

说明:简介写的有点乱@@,总之大家明白女主是个杀手而且有美貌黑手党教父就好。关于简介怎么写比较好,今后会专开一文,这里就从简了。

 

【原文楔子】

楔子

死亡的气息降临到了我的身旁。在这之前,我已经预料到了是这样的结果。一瞬间的恐惧过后,是解脱的欣然。如果可以,我愿意化作那颗暗淡无光的冥王星在宇宙深处默默凝视着你。

“呵……”

没有了知觉的我,慢慢倒下……

“不要!”

“不要!”

“不要!”

“……”

我在口中轻轻念道,“不要……”

我曾经对自己说过,我们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个体。

我曾经对自己说过,纵然我们之间的距离如此之近,可两颗不同的心是无法靠近的。

我曾经对自己说过,我会一直留在你身边的,即使只是默默看着你的侧脸。

但……

这些终究只是曾经,我不敢保证是否能做到。

我会嫉妒,我会伤心,我会流泪……

这些都是你看不到的,我也不会让你看到。

聪明如你,难道你真的看不出我是如此喜欢你的吗?

那些繁华的背后,都是都有如此阴暗的潮涌,它们会把你吞没。我愿意永远守护在你身旁,为什么你又总是那么无懈可击呢?为什么你根本就不需要我呢?

后来,我才明白,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。

这些话,早在心中反复辗转之后,我的眼角流出晶莹的泪珠。我睡得极浅,每次我都会在躺下之后的很久时间之后才能入睡。这似乎都已经成了一个习惯,我会默默地想着很多事情,直到在脑海里都有了解决的方法之后,我才能真正的安然睡去。

你试过失眠吗?那种因为想念一个人,无时不刻地想念,最后只能用劳累来忘却,但是一到了夜深人静的夜晚就无法摆脱这种折磨了。

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

很小的时候……我到现在还记得呢……

犹记得,那是一个赤色的夕暮,如鲜血般染红天际,天空中偶尔的飞鸟能证明万物还存在着。

那个时候的我还很小,记忆里似乎只有六岁,你也只不过比我大三个月。

简单的黑色西装小外套穿着在你身上并不显得累赘可笑,反而多了一抹不属于你的成熟。那天你佩戴的红色领带我至今还如珍宝般收藏着,后来才知道你极其喜欢红色,甚至到了迷恋的地步,不过我为什么会觉得那是一种变相的厌恶呢?你的如此溺爱,让我心疼。

那年你同样也只有六岁,本应是个简单烂漫的男孩,可一切都改变了。在你生日当天,你亲眼目睹了父母的双双离去,眼中的泪水化为愤怒,你要撕碎那个杀了你父母的人,可是你终究只是个孩子,你无能为力。

那个人取代了你的父亲,成为了伊氏集团的最高统治者。同时也在暗地里操控着黑白两道的生杀大权,你恨那个人,因为是他的阴谋夺走了本因归属于你父亲的一切。所以,在你十八岁那天,你双眸含笑地夺回了属于你的东西。

所有人都以为那个人死了。

可我知道那个人一定还活着,他正过着比死更难受的日子。你又怎么可能让他这么轻易就解脱了呢?

没有人知道你是用什么办法这么轻易地夺回属于你的东西,你成为了一个奇迹。在奇迹的背后,我却怎么也猜不透在那个人这么严防的措施下,你竟然能进展得这么顺利,你的确是一个让人猜不透看不明的王者。没有一丝破绽的胜者,可这成功的背后,你又付出了多惨重的代价呢?

我同样也不知道。

那个人就是我的父亲,你的叔叔,你父亲最好的兄弟。

你没有理由杀我,就像那个人没有理由杀你一样。

所以,我活了下来。

点评:

第一、开头忌讳长篇累牍的心情独白。你想想看,一个你根本不认识也不熟悉的人突然扑过来跟你说她多痛苦多糟糕,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?逃!文章也是一样,你自认为表达得很透彻了,但对读者来说,她只觉得摸不到头脑。读者可以忍受100字不知所云,但不能忍受1000个字她还抓不到要领。

第二、开头交代信息要有节制,你得确定读者已经吸收消化了你给出的信息,才能往下讲,就好像你跟朋友讲话一样,你总要说一段,看看她的反应,再补充一些细节和说明,看到她表示明白了,才继续说,不是么?另一方面,你把所有背景都交代了,那下文的悬念哪里来?你回想一下看过的美剧,哪一个是上来就把主角的过去交代清楚的?这些地方都可以作为悬念。

所以,楔子如果要我来改,大概是这样写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死亡的气息降临到了我的身旁。在这之前,我已经预料到了是这样的结果。一瞬间的恐惧过后,是解脱的欣然。如果可以,我愿意化作那颗暗淡无光的冥王星在宇宙深处默默凝视着你。

就像六岁那年默默看着你,一片血海中你缓缓用鲜红的领巾擦掉血迹和泪痕,还嫌稚嫩的脸上已经投下复仇阴影。

就像十岁那年默默看着你,禁闭室里黑暗不已,已经饿了两天的你看到门外的我,呸的吐掉了嘴里的生鼠肉,露出狼一样的眼睛。

就像十六岁那年默默看着你,(特别的场景)

就像十八岁那年默默看着你,第一次露出歇斯底里的笑,因为你握抢所指的正是你的仇人,我的父亲。

就像现在我默默看着你……

哥哥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【开头+点评】

说明:作者在开头用第三人称写了一段情节,后面又用第一人称接上,这种写法看起来很不规范,容易让读者反感,所以把第三人称写的情节删掉,直接接第一人称部分。

由于原文完成度不高,改动量比较大,也有一些新手容易犯的典型错误,所以非常详细地标注在文档中了,请大家耐心等图片打开,一共是5页。

{请点击全文下方的“阅读”察看全图!}

【每周一评】谢谢Sharemj 小朋友的献身示范O(∩_∩)O~ - 迷踪 - 爱有礼爱生活【每周一评】谢谢Sharemj 小朋友的献身示范O(∩_∩)O~ - 迷踪 - 爱有礼爱生活【每周一评】谢谢Sharemj 小朋友的献身示范O(∩_∩)O~ - 迷踪 - 爱有礼爱生活【每周一评】谢谢Sharemj 小朋友的献身示范O(∩_∩)O~ - 迷踪 - 爱有礼爱生活【每周一评】谢谢Sharemj 小朋友的献身示范O(∩_∩)O~ - 迷踪 - 爱有礼爱生活 

【整体建议】

整篇文的描述明显是作者想到哪写到哪,信息非常杂乱,妨碍读者接收。建议作者一开始写文先遵循一些固定的写作规范(上面我已经用原文作了一个示范)。另外就是多读自己喜欢的文,用心感受它的节奏和描述顺序。台湾小言建议作者尽量不要读,大部分都太粗制滥造了。

 

【附录:修改后的文字】

{楔子}

死亡的气息降临到了我的身旁。在这之前,我已经预料到了是这样的结果。一瞬间的恐惧过后,是解脱的欣然。如果可以,我愿意化作那颗暗淡无光的冥王星在宇宙深处默默凝视着你。
就像六岁那年默默看着你,一片血海中你缓缓用鲜红的领巾擦掉血迹和泪痕,还嫌稚嫩的脸上已经投下复仇阴影。
就像十岁那年默默看着你,禁闭室里黑暗不已,已经饿了两天的你看到门外的我,呸的吐掉了嘴里的生鼠肉,露出狼一样的眼睛。
就像十六岁那年默默看着你,(特别的场景)就像十八岁那年默默看着你,第一次露出歇斯底里的笑,因为你握抢所指的正是你的仇人,我的父亲。
就像现在我默默看着你……哥哥。

 

{正文}

我以自己最快的速度赶来了这里,似乎又有了一场血战。
除了浓重的血腥味之外,我没有看见一个人,没有看见一个活人。
伊晔,你又在玩什么游戏呢?赶尽杀绝并不是你乐此不疲的游戏。
仿佛有种感应,我往窗外看去,正对着这扇落地窗的是一幢孤兀的大厦,夕阳斜照过来,一瞬间,大厦顶楼似乎闪过一个亮点,定睛看去,却又什么都没有。
但我知道,你就在那里。你总是这样,喜欢高高在上地俯瞰一切,你那拿着望远镜微笑的样子只要我一闭眼,就如在目前。
我叹了一口气,只能说,我又来晚了。
回到伊晔的私人别墅中已经是深夜了,看了看即使在深夜中仍然灯火通明的别墅,我淡然地笑了笑,走了进去。在外人看似繁华的城堡背后,其实这里与地狱并无区别。唯一不同的就是,这里住的是人。
“你终于回家了。” 伊晔如鬼魅般的声音在意料之中响起回家?原来我还有家,我露出一个略显嘲讽的微笑。
只见伊晔左手把玩着一把新式手枪,笑脸盈盈地看着我。眼底却不见笑意。(删除)我认得那把手枪,因为精致小巧,又因为全世界只有十把,所以我特意在上面刻了连自己都快忘记的姓名“于是”。 还是被他发现了。
我心头一紧--枪在这里,那拿着枪的流夜怎么了?
“我看到你了。想救流夜?你还是晚了一步。”旋转着手枪,伊晔轻巧地看了我一眼,话语狠绝,唇边却荡着一丝如春风拂面的浅笑。
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的问题,一般在这种时候我都会选择闭嘴。
伊晔,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,也不会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的。他虽然经常这么笑着,但是这笑却很危险。
“你知道她是谁吗?”亲吻着怀中女孩的耳垂,伊晔的另一只手已经解开了女孩衬衣前的纽扣了。女孩羞涩地等待着伊晔的下一步,可是伊晔却停下动作。
我看着女孩,头脑里找不出任何思绪,我难道应该认识她?
女孩听到伊晔的问话后,不耐烦地看向我,傲慢的眼神与她在伊晔怀中根本不同。双颊也没有了前一秒的红润可人,她似乎正在期待着什么。
突然,我感觉自己眼前一黑,我连忙抓住身边的沙发勉强稳住身子。用力地甩了甩头,视线就像对焦不准的摄像机镜头,眼前的伊晔从一个变成三个。他的声音在耳廓里激起空洞的回声:“m127,没想到自己会尝到这个味道吧。”
M127,强力麻醉药,一向是我出任务时最喜欢用的药物。我露出一丝苦笑,并不是我大意,而是伊晔想做的事情是从来不会失败的。
我重重地倒了下去。身体与大理石地面的接触并不好受,不过随着意识的模糊,我什么也不知道了……头很疼,又有疲劳的感觉,更多的是身体的不舒服。
过往种种如幻灯般在我眼前闪现,是不是我沉入黑暗后就将一睡不起?不行,流夜他还没有……流夜……倏地,一个片段闪过我的脑海,快得我几乎抓不住它--那个女孩难道是?!
我奋力想睁开眼睛,可更深重的黑暗扑了上来一下子把我淹没了。

 

【附录:原文】

 {简介}

    失忆的亚洲黑手党少女+曾经的青梅竹马+意大利美裔黑手党教父+……+……+…………=不一样的“越狱式”爱情。

  我会一直默默看着你,在很小的时候,她曾在心底对一个人默默说过这句话,即使那时的她就知道这话有多愚蠢。

她的名字叫做于是,很简单又容易记住的名字,却没有一个人能记得住,所以她有了一个名叫71的代号。念起来很简单,就是两个阿拉伯数字的简单组合,“七、一”。

她会默默做好每一件事的,因为这些都是她自愿的。

她一心想要付出的人,是笑谈一切的王者,其实她很早以前就知道了自己的一厢情愿是多余的,就像她的名字。

掌握一切的他,可以玩弄着一切。即使得到了全世界,对他来说那颗心让是空空如也,所以他的世界永远都是空虚的,游戏也是永无止境的。

他喜欢略带微甜的血腥味,他喜欢死亡的快感,他喜欢这一切都是游戏。

然而,他厌恶有人来打破这场游戏……

然而,一切却不能如他所愿……

两个他同时来到她面前,还有那个一直默默守候着的他,她又会做出怎样的抉择呢?

我们的爱情注定是用失败那方的鲜血灌注出的曼陀罗花。

妖艳而美丽……

一切真相的背后,又是一个崭新的开始。

 

{正文}

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告诉我你的名字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楔子

死亡的气息降临到了我的身旁。在这之前,我已经预料到了是这样的结果。一瞬间的恐惧过后,是解脱的欣然。如果可以,我愿意化作那颗暗淡无光的冥王星在宇宙深处默默凝视着你。

“呵……”

没有了知觉的我,慢慢倒下……

“不要!”

“不要!”

“不要!”

“……”

我在口中轻轻念道,“不要……”

我曾经对自己说过,我们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个体。

我曾经对自己说过,纵然我们之间的距离如此之近,可两颗不同的心是无法靠近的。

我曾经对自己说过,我会一直留在你身边的,即使只是默默看着你的侧脸。

但……

这些终究只是曾经,我不敢保证是否能做到。

我会嫉妒,我会伤心,我会流泪……

这些都是你看不到的,我也不会让你看到。

聪明如你,难道你真的看不出我是如此喜欢你的吗?

那些繁华的背后,都是都有如此阴暗的潮涌,它们会把你吞没。我愿意永远守护在你身旁,为什么你又总是那么无懈可击呢?为什么你根本就不需要我呢?

后来,我才明白,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。

这些话,早在心中反复辗转之后,我的眼角流出晶莹的泪珠。我睡得极浅,每次我都会在躺下之后的很久时间之后才能入睡。这似乎都已经成了一个习惯,我会默默地想着很多事情,直到在脑海里都有了解决的方法之后,我才能真正的安然睡去。

你试过失眠吗?那种因为想念一个人,无时不刻地想念,最后只能用劳累来忘却,但是一到了夜深人静的夜晚就无法摆脱这种折磨了。

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

很小的时候……我到现在还记得呢……

犹记得,那是一个赤色的夕暮,如鲜血般染红天际,天空中偶尔的飞鸟能证明万物还存在着。

那个时候的我还很小,记忆里似乎只有六岁,你也只不过比我大三个月。

简单的黑色西装小外套穿着在你身上并不显得累赘可笑,反而多了一抹不属于你的成熟。那天你佩戴的红色领带我至今还如珍宝般收藏着,后来才知道你极其喜欢红色,甚至到了迷恋的地步,不过我为什么会觉得那是一种变相的厌恶呢?你的如此溺爱,让我心疼。

那年你同样也只有六岁,本应是个简单烂漫的男孩,可一切都改变了。在你生日当天,你亲眼目睹了父母的双双离去,眼中的泪水化为愤怒,你要撕碎那个杀了你父母的人,可是你终究只是个孩子,你无能为力。

那个人取代了你的父亲,成为了伊氏集团的最高统治者。同时也在暗地里操控着黑白两道的生杀大权,你恨那个人,因为是他的阴谋夺走了本因归属于你父亲的一切。所以,在你十八岁那天,你双眸含笑地夺回了属于你的东西。

所有人都以为那个人死了。

可我知道那个人一定还活着,他正过着比死更难受的日子。你又怎么可能让他这么轻易就解脱了呢?

没有人知道你是用什么办法这么轻易地夺回属于你的东西,你成为了一个奇迹。在奇迹的背后,我却怎么也猜不透在那个人这么严防的措施下,你竟然能进展得这么顺利,你的确是一个让人猜不透看不明的王者。没有一丝破绽的胜者,可这成功的背后,你又付出了多惨重的代价呢?

我同样也不知道。

那个人就是我的父亲,你的叔叔,你父亲最好的兄弟。

你没有理由杀我,就像那个人没有理由杀你一样。

所以,我活了下来。

 

第一部:我在看你

 

一     看风景的人不是我

有生之年,必定会与某些人遭遇狭路相逢。

在与千千万万个人的相遇中,你也许根本无缘遇见一个对的人。反之,所遇见的第一个人就是那个对的人。

有那么一个人。

会在你需要的时候,第一个来到你身边。在你不需要的时候,黯然退场。去一个你视线无法到达的地方。

这样的人,绝对是爱你的。

每每在我遇到挫折的时候,我总会幻想自己会在不久后就遇到这样的一个人。或者说,我所期许的是身边的那个人就是我时不时想要追寻的人。

后来的后来,我知道,即使那个人不是,他永远也不会是的时候。我也会作为“一个人”,一个我所期许的人的那种人。

 

如果我不见了,你会怎样?

把你找回来。

 

“少爷,是的。现在小姐完全没有生存的意识,随时都有可能……”

医院空旷的走廊上想起男人颤抖着的声响,言语听其怯生生地好似刚开始探索世界的小猫。

近看,男人有着高大强壮的身躯。装着黑色西装笔挺地站在在穿着红色格纹衬衫少年的面前。男人眼里满是不安,手脚不听使唤,他在害怕。眼前的少年除了身高占了优势外,初看并不会是这个男人的对手。

男人与生俱来的刚毅脸庞是不会撒谎的,上面有着一条浅浅的疤痕。细看之下,仍会发觉这疤痕是致命的伤害。能从这条疤痕下死里逃生的男人,绝不会是徒有其表的人物。

而少年呢?他有着精致的脸庞,更像漫画故事中的男主角。如果此时的他有着一双能够深情凝视女主角的眼睛,那就完美了。

初冬时节。

窗外的风景显得萧瑟,看风景的人目光没有焦距地转移着。听到了男人胆怯的话语,少年笑了。男人也是第一次看见少年这般纯净的笑意,失神的他与方才判若两人。迷恋的眼神在下一眼失去了神采。男人冰冷的身体渐渐倒下,立刻来了四五个穿着黑衣的男子将尸体抬了出去。生怕打扰到少年的安静,他们自始至终都没敢发出一点声音,哪怕是轻微的呼吸声。

抢救室内氛围紧张,犹如一根紧绷的弦,不敢有丝毫的怠慢。手术台上女孩的呼吸很轻很浅,安详的神情缓解了周围压抑的气氛。

“她什么时候才能醒来呢?”

“已经一个月了……”

少年痴痴地看着远处的花田,自言自语道。窗外的雪花零零碎碎地落到了窗玻璃上,继而划开。看着雪花菱角分明的形状,他脑海中闪现的是女孩那张时而忧伤时而大笑时而冷漠的脸庞。

手中是装有鲜红色液体的高脚杯,时已立冬,少年穿着的仍是简单的红色衬衣,即使是 初秋,这样单薄的穿着也难免对不合时宜。少年并没有任何异样,他仍是十年如一日地该做什么就做什么。比如说,他会习惯性地去女孩的房间,看了又看。以前只能在夜深人静之时进去的他,现在却能天天进去看看女孩平时的私人空间了。

有那么一瞬间,他竟然有一颗名叫欣慰的种子在他心中萌发。

也只是那么一瞬间的情感,他皱着眉头,忽略了心中的激动,“你在这呆了已经很久了。”

躲在暗处的周流夜知道伊晔已经发现了自己的存在,他也只有现身了。

周流夜有着与伊晔 一般的身高,和伊晔站在一块会有人两人不分伯仲的感觉。大概也只有周流夜自己知道,他永远也不会是伊晔的对手吧。

长久的沉默,两人都没有再说一句话。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,周流夜向伊晔跪了下来,“请允许我去见她。”

她?

伊晔笑了,那笑像是伴随着鲜红的血流淌到他的深红色衬衣上般妖娆,嘴角挂着的是冷冷的讽刺。

“呵……她还没醒呢……”

“我知道,可我就是想看看她!”

“好,你去吧。”

出人意料地,伊晔竟然答应了。

看着周流夜离去的背影,伊晔喝下最后一口红酒,起身走了出去。

最后一次,我让你去见她。

从此以后,她都会是我的人。

“哈哈……”

想要离开我,呵呵!

别忘了,你可是连死的权利都没有。

我已自己最快的速度赶来了这里,似乎又有了一场血战。

除了浓重的血腥味之外,我没有看见一个人,没有看见一个活人。

伊晔,你又在玩什么游戏呢?赶尽杀绝并不是你乐此不疲的游戏。一次又一次地玩着这样的游戏,就连你身旁的人都累了,你难道就不会累吗?这个问题曾萦绕在我心底多时,却始终没有问出口。我并不是害怕看到你那含笑的双眼,而是我看到之后会心痛。

我想你从不屑自己亲自动手,那么这次你又在哪里观摩着这场演出呢?朝四周望了望,我看见了最好的地点。由于视力有限,我并不知道在那个地方伊晔你是否拿着望远镜微笑地看着我?

那是一个大厦的顶楼,如果你在那里并不值得奇怪,你喜欢那种俯瞰一切的感觉,竟在你掌握中的感觉会极大地满足你,你会像一只吃饱的猫一样慵懒地休息着。

只能说,我又来晚了。

回到伊晔的私人别墅中已经是深夜了,我并没有就餐,只是一直静静地在咖啡店看完一本书。现在竟连书名都已经记不得了,不过仍能想起我从书中学到的,一种宽容的心可以解决一切难题。

看到了仍是金碧辉煌的别墅,远看灯光绚烂程度不亚于看似就在不远处的启明星。

我淡然地笑了笑,走了进去。在外人看似繁华的城堡背后,其实这里与地狱并无区别。唯一不同的就是,这里住的是人。

“你终于回家了。”

回家?原来我还有家,我已经不记得我有什么亲人了。

伊晔如鬼魅般的声音在意料之中响起,左手把玩着一把新式手枪,笑脸盈盈地看着我。眼底却不见笑意,布满冰川,只等着破冰的那一刻。

我认得那把手枪,因为精致小巧,又因为全世界只有十把,所以我特意在上面刻了连自己都快忘记的姓名“于是”。

还是被他发现了,伊晔的右手边是一位长得格外青春的女孩。女孩眼中满是幸福的滋味,她并未知晓身旁的男子有多危险。女孩只是幸灾乐祸地看着我,又紧紧地搂着伊晔,小鸟依人地贴着他的身子。

这把枪我给了一个名叫流夜的人。伊晔、流夜和我,我们三人从小一块长大。我和他就像是伊晔最忠心的奴仆,伊晔就是我们的王。

可是就在几个月前,流夜他告诉我,他爱上了一个简单的女孩。那女孩纯净如一张白纸,没有任何凡世的杂念,所以他要和那个女孩在一起。我知道,流夜是下了多大的决心才决定相告于我,我可以理解。可这就意味着是背叛了伊晔,他的下场会是悲惨的,即使伊晔给他最后一次机会。可我了解伊晔和流夜,我知道那所谓的机会于他们是不存在的。

很快地,流夜打算带着那个女孩离开这里。我只能祝福他们,选择了什么都不知道。可是就在第二天,我在客厅看见了满身是伤的流夜,我知道他失败了。

那时的伊晔似刚结束沐浴,穿着浴袍轻松地喝着高脚杯中的红酒。摇晃着酒杯,带着孩子气的眼光看向流夜。是孩子气吗?不可能,在伊晔六岁那年他就没有了这种属于孩童的感情。这只能代表是危险的信息。

流夜的俊美与伊晔的妖艳决然不同。他们俩从小就是受过专门训练的伙伴,很清楚彼此的实力,所以流夜在那时就不会因伊晔华丽的外表而忽略了他的危险,轻敌是兵家大忌。

浓密的睫毛张开,一双清澈如洗的眼睛看不出任何杂质。之后伊晔又换上了慵懒的姿态,拥着新欢上了楼,“71,你来处理。”

我的姓名叫做于是。可是却没有人能记住,所以我又有了一个念起来十分方便的名字“71”。只需要念动两个阿拉伯数字,“七、一”。

看到了流夜期盼的眼神,我知道他乞求我放了他。既然伊晔交给我处理,那么就随我怎么做,所以我放了流夜。临走时,询问着流夜他喜欢的那个女孩在哪呢?很奇怪,伊晔竟然没有一块儿抓来,但流夜告诉我那女孩被她安排在了一个安全的地方,我却觉得蹊跷。

看样子,流夜是受了很重的伤,在我看来为了自己的幸福付出这些并不算什么。我支持流夜,所以我把自己的手枪给了流夜,这把手枪保护了我一次又一次,希望也能帮到他。

我的想法仍是太天真了。

就在我得到手下传来的情报时,赶到事发地点时,前后也不过十分钟不到的时间。伊晔就办完了所有的事情。

我的手枪在伊晔手上,我不知道现在的流夜是死是活。

“我看到你了。想救流夜?你还是晚了一步。”旋转着手枪,伊晔轻巧地看了我一眼,话语狠绝,唇边却荡着一丝如春风拂面的浅笑。

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的问题,一般在这种时候我都会选择闭嘴。

伊晔,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,也不会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的。即使我们三人从小一起长大,他也不会因此放过谁。在我的印象里,他从来都是微笑着的,他原本就长得很美,笑起来的时候双眼可以堪比天上闪烁着的星星。他也经常这么笑着,但是这笑却很危险。

“你知道她是谁吗?”亲吻着怀中女孩的耳垂,伊晔的另一只手已经解开了女孩衬衣前的纽扣了。女孩羞涩地等待着伊晔的下一步,可是伊晔却停下动作。

我看着女孩,头脑里找不出任何思绪,我难道应该认识她?

女孩听到伊晔的问话后,不耐烦地看向我,傲慢的眼神与她在伊晔怀中根本不同。双颊也没有了前一秒的红润可人,她似乎正在期待着什么。

没有意料地,我感觉自己开始头晕眼花,甚至全身无力。只能说,我是中毒了。并不是我大意,而是我根本没有这个发现的可能,伊晔想做的事情是不会失败的。

就这样……我重重地倒了下去。身体与大理石地面的接触并不好受,不过随着意识的模糊,我什么也不知道了……头很疼,又有疲劳的感觉,更多的是身体的不舒服。

该死!我发觉自己已经失去知觉了。这不是致命的,却是我最怕的。我从不喜欢遐想,这是一切实际的。想法往往会偏离现实的轨道,但总会让人甘之如饴,即使心底有个声音告诉你这是愚蠢的做法,你也会如飞蛾扑火般奋不顾身地跳下去。就连我,现在也在猜想着醒来后我会面对什么。

朦朦胧胧间我终于摆脱了昏睡,却已不知自己到底晕厥了几时。只感觉全身毫无力气,这能告诉我药效还未散去。我用力支撑起自己的身体,才发现自己被关在了一间没有光线的屋子里,或者说光线被窗帘挡住了。这样也好,我现在最不想接触的就是那些亮得刺眼的白光。

用尽全身力气,我终于站了起来。

开始摸索着门的方向,但是因为视线的模糊,我被什么东西给绊倒了。就这么直直地摔了下去,并不觉得疼痛,因为我感觉到自己是摔在了一个人的身上。

这个人身上的香水,是浅浅的薄荷味。我知道他是谁,他是流夜。

“于是,你没事吧?”身下的人已经感觉到了我的存在,他试探性地问了一句。

应该是受了很严重的伤,流夜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多少。他吃力地说着,虽然声音很轻,但我还是听得很清楚。他叫了我的名字——于是。很温暖,只有他一个人会叫我的名字。所以,我曾发誓流夜和我是永远的朋友。

确定并没有伤到重要部位后,我才放下了悬着的心,“我没事。”

听到我的回答之后,流夜像是松了一口气般,他想用自己仅存的力气站起,可终究只是徒劳。

痴痴笑着,流夜突然握住了我的手,似乎急于让我知道些什么。

“看来你们两个还是好好的嘛!”

寂静的黑暗中,突然亮起了灯光。格外刺眼,我下意识地闭起了双眼。又强迫自己睁开眼睛,那是伊晔的声音,我倒想看看他在玩些什么?

玩味的眼神告诉我,伊晔似乎很期待接下来的“演出”。希望不只是他的独角戏,我已经受够了。

“流夜,你看看她是谁?”

安静的氛围再一次被伊晔打破,他兴致盎然地介绍着身边的女孩,我认得她是谁?她就是刚才和伊晔在一起的女孩,难道她是……

“71,你这么聪明?应该想到了什么,对吧?”伊晔好笑地面容告诉我,我的猜测是完全对的。

伊晔静静地抚摸着女孩的双颊,羞涩的颜色逐渐爬上了女孩的脸庞。伊晔的眼睛闪烁着美艳的亮光,他又想到了什么吗?在他身边这么久的时间,我相信我已经足够了解了这个阴晴不定的人。

表面的微笑是外人看来最致命的武器。

“她是流夜喜欢的女孩,你这么做似乎太过分了。”

即使我知道伊晔这么做只是因为好玩,但我还是看不下去。这是流夜差点付出生命去保护着的女孩,他竟然……他真不是人!流夜,可是我们从小到大亲密无间的朋友!

“是吗?我怎么觉得这只是你的偏见呢?71,聪明如你,你再好好想想。”

妖魔般的话语像是在蛊惑着我的心智,我挣扎地站了起来。看到了流夜气喘着想要爬起,却仍是白费的摸样,辛酸地想去扶他。在弯腰之际,我感觉身后被狠狠地击中。再一次,倒在了几乎没有温度的流夜的身上。他也正好张开双臂紧紧地接住了我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52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